枫袖

叶修唯粉。

【韩叶ABO】相亲 (一发完)


*ABO  有双方家世的私设  OOC  


叶修代领国家队在苏黎世获得冠军,荣耀归国,一时间国内各大报纸版面都是对国家队的赞扬以及对荣耀联赛的科普,国家队成员风头无两,叶修也因为自身的传奇经历再次获得大众关注。

体育局电子竞技这个部分人才稀缺,刚好叶修退役,资历又够,直接就被他们拉来总局上班,主攻电子竞技国际大赛这一块。

叶修目前的主要工作是第二届荣耀世界邀请赛,虽然还没有对外透露,但是第二届由C国主办已经是八九不离十,只是毕竟是明年的事情,所以一切都只是筹备阶段,叶修的工作倒也不忙。

鉴于电子竞技的特殊性,叶修被允许一周只要有三个工作日的在岗时间,就算全勤,这才打消了叶修第二次离家出走的打算。

本来按照叶修的计划,自己回了家之后先好好孝敬一下父母,再去叶秋的公司挂个闲职,说不定还要去成人大学进修一番。没想到的是直接带队去了苏黎世不说,工作也能干回老本行,父母也不再对他的职业有偏见,本来是挺幸福的事。

如果他不是一个大龄OMEGA的话。

是的,大龄。

在这个OMEGA一般刚满法定年龄就会结婚生子的社会,快30岁的叶修,确实算是大龄。

组织上对刚刚带队拿到世界冠军并且拥有传奇职业生涯的叶修非常关心,这种关心包括方方面面,当然也包括个人问题。

叶修所属部门的科长就是个十分热心的人,对于叶修至今单身这件事,他觉得简直是资源浪费,要知道OMEGA和ALPHA都是拥有优良遗传基因的人,他们的后代更是集合父母双方的优点,所以OMEGA就应该结婚生子为国家贡献力量。

叶修听着科长讲完一通道理,笑着说知道知道了,之后该怎么样还怎么样,科长等了俩月也没见叶修有谈恋爱的迹象,于是干脆不跟叶修纠结,直接跑去找叶父叶母了。

叶家算是军人世家,叶修的爷爷可是上过战场的,从他手里带出来的兵现在遍布全国各地,他的职务在首都这个遍地高干的地方也能排的上号。叶父的成就当然还比不上他爹,不过叶修爷爷已经退休,叶父却是还在位,所以实际上权利更大,在家也是每天端着一张威严的脸,好像随时就要训话。叶母是大家闺秀,学的是艺术,温柔知礼,虽然如今年龄长了,却是比年轻时更显韵味。

就这样的家世,叶修和叶秋两个人却都没有从军,本来叶父是不可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的,只是前有叶修离家出走,他对叶秋也就不敢管的太严,再加上叶修和叶秋还有两个堂兄在军队混的风生水起,总算不至于后继无人,叶父也就随他们去了。

叶修的上司其实是知道叶家的,说到底比他官大多了,要不是实在不能容忍叶修一个好好的OMEGA整天不务正业,他是怎么也不会上门拜访的。还好叶父虽然对自家人凶的很,对外人却是平和多了,何况叶修的问题确实很严重。叶父和叶母就是AO组合,两人结婚的时候一个二十四岁一个二十三岁,婚后第二年就生了叶修叶秋一队双胞胎,当时在整个叶家那提起来没有一个不夸的。结果没想到,父母二人身上不显山不露水的那点叛逆因子都让叶修和叶秋给继承了,对,叶秋也是,家里哪个不知道他才是最想离家出走的那个,可惜行动力比叶修差了点,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叶父叶母合计了一下,觉得凭叶修想找到对象结婚那难度估计等于不让他玩游戏,于是便祭出了相亲这个传统法宝,他们从自家的关系网中千挑万选,终于给叶修找了个完美的相亲对象。这家和叶家也算得上世交,爷爷辈关系是很好的,只是后来这家被调出了首都,联系才渐渐少了,双方家长一商量,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这天叶修下了班,就见叶秋兴致勃勃等在客厅,脸上笑容洋溢,看到他回来,整个人就笑倒在沙发上了。

“失心疯了?”叶修脱了风衣外套,挂在衣架上。

“嘿嘿嘿,哥,爸妈给你找了个相亲对象。”叶秋也顾不上计较叶修又穿了他的外套了。

叶修眉头一皱,挨着叶秋坐下:“你跟爸妈又胡闹什么呢?”

叶秋眉飞色舞:“这次还真不是胡闹,爸妈都跟对方约好了,那人据说是个很优秀的ALPHA,哦,对了,正好对方也会喜欢游戏,当然人家跟你不一样,就是业余爱好,你可别说我们不考虑你的意愿啊,这次你可逃不了了。”

叶修冷笑一声:“我要想找个会打游戏的还不容易,知道我认识多少职业选手吗?他打的再好,能有职业选手好?能有我好?”

“这是重点吗?我专门等着就是要告诉你,明天中午12点给你们约了午饭,不许不去啊。”

叶修斩钉截铁道:“不去。”

“不去也得去!”一个威严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本来还各种瘫坐在沙发上的叶家双子一个激灵就站直了,齐齐道:“爸。”

叶父边下楼边说:“叶修,你年纪不小了,这事我和你妈已经和对方说好了,必须去。”

叶修生无可恋般坐回去,嘟囔道:“就知道不该回家。”

 

第二天叶修直接拒绝了叶秋开车送他的提议,当他不知道对方打的什么主意吗?让叶秋去了肯定是等着看笑话的,叶修才不给他这个机会,反正搭地铁过去很快。

叶修的时间卡的很准,到了约定的西餐厅刚好12点。

他今天穿的从头到尾都是叶秋给他搭的,价格不菲,整个人都精神多了,跟今天约见的地点很相配。

也没准备什么接头暗号,按叶秋的说法,你们一个未婚OMEGA一个未婚ALPHA一见面还不是天雷勾动地火?这要认不出来只能说明你们没有缘分。叶修巴不得没有缘分,也就没跟叶秋纠结逻辑在哪里。

叶修进了餐厅,眼睛转了一圈,还是有点茫然,餐厅人并不多,大部分都是情侣,单人很少,叶修找啊找,相亲对象没找到,倒是好像有个熟人?

叶修犹豫了一下走近几步,越近就越确认,那个坐在角落里手边放着一杯咖啡的人,可不就是他的老对手韩文清嘛!

叶修乐了,这趟出来不亏,迈开步子过去打招呼:“老韩,你怎么在这呢。”

韩文清抬起头,依然是一张严肃到让人有点害怕的脸,他看到叶修倒是没有多惊讶:“来办点事。”

叶修一点也不见外地拉开椅子坐下:“你约人了吗?我跟你坐一块没事吧?”

叶修想他的相亲对象大概是迟到了,不如和韩文清边聊边等。

韩文清顿了几秒钟,点头道:“可以。”

“听说你去体育局工作了。”韩文清说。

“可不是,”叶修说,“现在电竞发展势头很好,这世邀赛才刚结束,就要准备主办明年的比赛了。”

韩文清点点头:“现在的职业选手算是遇到了好时候。”

“怎么样,明年有没有兴趣去当个副领队啊,我说话好使。”

韩文清看着对面笑的开心的脸,表情也忍不住松动了下:“副领队没兴趣,要做就做正的。”

叶修道:“行啊,你当领队,我复出当选手,怎么也能当个队长吧,对不住文州了。”

韩文清道:“别胡闹。”

叶修笑:“算了算了还是给年轻人一点机会吧。”

叶修跟韩文清聊天的时候,一直都有注意新来的人,他可以确定并没有和他年龄相当的单身ALPHA进来,对方也许临阵脱逃了,叶修想着。不过他倒是没有被放鸽子的愤怒,不来正好,他乐得自在。

“哎,老韩,一块吃个饭?”叶修说了一会,也觉得饿了。

韩文清眉毛挑了一下:“谁请客?”

叶修一边看菜单一边说:“你啊,你工资那么高,我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

韩文清说:“你可是东道主。”

叶修放下菜单严肃道:“必须得你请客,这什么店啊这么贵,最便宜的套餐都要三百块,我兜里一共就揣了三百块。”

韩文清招呼服务生过来,指了两个牛排套餐,叶修瞟了一眼,很好,一份888。

“老韩,你钱带够了吗?”叶修小声问。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放心吧,不会让你留下洗盘子的。”

“哟,老韩霸气啊,叶秋要是提前告诉我这里这么贵,我怎么也得把他的钱包带来。”

叶修有个双胞胎弟弟这件事,现在已经不是秘密了。

韩文清道:“从你嘴里听到叶秋这俩字,可真别扭。”

“那你喜欢叶修还是叶秋?”叶修用一只手撑着下巴,半歪着头问。

“……”韩文清沉默。

叶修惊讶:“不是吧老韩,叶秋是我弟弟,完全不会打游戏,这也需要考虑?”

韩文清无奈道:“叶修行了吧。”

“啧,太不靠谱了,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亏我刚才看到你还觉得很开心呢。”

韩文清问道:“你来这干什么?”

叶修一听,有点不好意思,还有点不忿,大家都是职业选手,凭啥他就得被逼着来相亲啊。

叶修向韩文清凑近了一点小声说:“我告诉你你可不要乱说啊,我是被家里逼着来相亲的。”

“那你的相亲对象呢?”韩文清的表情有点微妙。

叶修无辜道:“没找到,应该没来吧,听说也喜欢玩游戏,可能知道了哥的光辉战绩,自惭形秽,不敢来了。”

韩文清无语了半晌才道:“你这样,难怪找不到ALPHA。”

叶修不服:“我怎么了,我说的不是事实吗?再说老韩你有资格说我吗?就你这张脸,OMEGA看到了都绕道走,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哦?那你怎么不走,你不也是OMEGA吗?”

叶修得意道:“我这么厉害的OMEGA可不多啊,四个总冠军。”叶修伸出手来,手指白皙修长,“哎,把你的冠军戒指借我使使,我能戴满五个手指,到时候往微博上一发,什么枪王剑圣拳皇的,都得气哭,哈哈哈。”

韩文清一把将叶修那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手指按倒桌上:“多大人了,幼稚,赶紧吃饭。”

叶修得了便宜就收,一手刀一手叉,切着自己盘子里的牛排。

“嗯,好吃。”叶修说着。

“那就多吃点,我怎么觉得你比以前瘦了。”韩文清说。

“哎,别提了,”叶修苦着张脸,“我爸天天喊我六点起床跑步,绕小区三圈,三圈啊!你知道我们家小区有多大吗?我感觉我已经是个废人了。”

韩文清笑道:“这倒是不错,好好练。”

叶修说:“老韩,你跟我家老头子才像亲生的,哎,你家里不会也是军队里的吧。”

韩文清点点头:“从我爷爷那辈就是了。”

叶修疑惑道:“那你们家怎么同意你去打游戏的?”

“我爸不太像我爷爷,不管我的事,倒是我比较像我爷爷。”韩文清说。

叶修长叹道:“真好啊,哪像我为了打游戏还得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韩文清扬眉,脸色已是十分不好。

“呃……说提早步入社会是不是比较容易接受?”韩文清的脸还是有一定震慑性的,叶修竟然觉得有点心虚。

韩文清一想也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脸色黑的能拧出墨汁来:“就知道胡闹,都多大的人了。”

叶修一笑:“我那时候还小呢,再说要不然你也不会认识我啊,少了我,联盟还有什么看头,你说是不是?”

韩文清脸色这才好点:“你那个相亲对象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修想了一下:“男,ALPAH,比我大一岁,会玩游戏,别的不知道了。”

“我看你好像不是很想见?”

“那可不,”叶修道,“你说好端端的,要跟一个陌生人建立……恋爱关系,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万一看对眼了呢,不是说AO之间有天然的吸引力吗?再说还有信息素的存在。”韩文清说。

叶修嘴角议一勾:“要说信息素,我还挺喜欢你身上的栀子花味的。“

韩文清脸色又是一黑,知道他信息素味道的人并不多,现在社会比较规范,各种抑制剂质量都很好,当众散发信息素是非常不文明的行为,而且信息素又属于个人隐私,所以只要自己注意,很难被人知道信息素的味道。

韩文清也知道叶修的味道,酸酸甜甜的橙子味。

 

他们两人认识了十年之久,难免会出个意外情况,知道了对方的信息素并不稀奇,甚至在刚刚过去的第十赛季,韩文清还撞上了叶修突然的发情期,被迫给他临时标记。临时标记非常考验ALPHA的自制力,任谁手里抱着个甜美的OMEGA都会忍不住把OMEGA变成自己的所有物,所以一般都是情侣之间才会这么做。事后韩文清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控制住的,反倒是叶修那一阵天天拿这件事来揶揄他,还嘲笑他的信息素少女,非常欠扁。

韩文清沉着脸道:“叶修,你到底知不知道OMEGA说喜欢ALPHA的信息素等同于性骚扰?”

“知道啊,知道才调戏你啊。”叶修理直气壮。

韩文清气的饭都吃不下了,忍了半天才忍住打他的冲动。

这顿饭吃的有点久,叶修饭量小,为了不浪费,硬是都吃完了,结果吃的太努力,反而觉得有点累,懒洋洋靠在椅子上不动弹。

韩文清问他:“回家?”

叶修含糊道:“不想回,回去又要被逼问相亲的事,你去哪?”

韩文清说:“回酒店。”

叶修眼睛一亮:“我跟你一块去吧,你房间应该有电脑吧。”

韩文清当然有电脑了,他可是霸图的队长,出来办事也会带着笔记本,再加上酒店为了方便客人,也会提供电脑。

叶修现在有工作,又住在家里,不能像以前一样没日没夜玩荣耀,早就手痒的不行,现在有韩文清这么个大神,他自然不会放过机会。

随手掏出几张账号卡,叶修大方道:“说吧,你想我用什么职业,随便选。”

 

一直玩到华灯初上,叶修才恋恋不舍地准备回家,临走时问韩文清要不要跟自己回去吃晚饭,韩文清点了下头说:“有机会的。”

叶修还没反应过来这个有机会的是什么意思,就被韩文清塞进出租车里了。

一路上叶修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首先去相亲对他来说就很玄幻了,然后相亲对象没来,碰到了韩文清,开开心心玩了一下午,总觉得哪里不对。

 

叶修到了家,就见叶秋把手机扔一边,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你怎么才回来,你俩不会是天雷勾动地火去酒店店开房了吧!”

叶修沉默,谁让他真的是从酒店回来的呢。

叶秋惊诧:“到底怎么样啊?”

“还能怎么样,马马虎虎呗。”叶修想着他的相亲对象不来可能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自己直接告一状好像不太好。

叶秋不信:“那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叶修轻描淡写:“去网吧玩游戏了。”

叶秋随手丢了个抱枕过去:“就知道玩游戏,看我不告诉爸妈去,让老爸揍你。”

叶修又把抱枕丢回去:“幼稚不幼稚,你都多大了还玩打小报告呢。”

俩人正闹着,楼上传来叶母的声音:“你回来了?刚刚跟对方父母通了电话,说你们聊得很好,打算明天来家里拜访。”

叶秋转头看叶修,叶修有点懵。

聊得很好是什么意思?谎话还能这么扯?明天要过来家里?不会尴尬吗?要假装认识吗?还是当场拆穿他?

叶修脑子里瞬间闪过无数个疑问,这什么人,也太不靠谱了吧!

叶秋这个时候忽然幽幽地叹了口气:“唉,哥,你要嫁出去了。”

叶修被他这个嫁妹妹的语气雷的不轻:“瞎说什么呢,我看你是工作太少了脑子不清醒吧,你再这样我要严肃考虑一下是不是把你的公司抢过来了。”

叶秋不屑道:“你抢啊,我送给你行不行啊,然后换我出去玩!”

叶修冷笑:“你去做梦比较快。”

吃晚饭的时候,一家人都在询问下午见面的事情,叶修能怎么办?统统以“嗯,啊,哦”回答,匆忙吃了几口就躲回了房间。

 

门铃响的时候,叶修正和叶秋例行拌嘴,平时叶秋忙的脚不沾地,这两天倒是有时间守在家里。

还不等叶修做反应,叶秋敏捷地就起身开门去了,边走边说:“吓吓他,哈哈哈哈。”

随着房门打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打扰了。”

叶修忙站起来,探头一看:“老韩?”

韩文清手里提了一堆大包小包:“嗯,我来了。”

“你没跟我说你要来啊。”叶修茫然的很,不是说相亲对象要来吗?怎么老韩先来了。

叶秋把韩文清让进来,接过对方手里的东西,一叠声说着:“随便坐,哥你跟我来放下东西。”

叶秋把叶修拽进厨房,小声说:“哥,你这对象长得有点凶啊,你确定不是被他胁迫了?”

叶修还没回过神:“我对象?”

叶秋一脸怒其不争:“哥你清醒点!你真的要找他?我怕你被家暴啊!”

叶修一脸无辜:“老韩为什么要家暴我?”

叶秋扶着墙:“完了完了,我们老叶家算是完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叶秋你这两天很不对劲你知道吗?”

这俩人还在里面说话,就听到外面传来叶父中气十足的声音:“叶修叶秋,干什么呢,赶紧出来!”

叶修出来就见韩文清规矩地坐在沙发,他的父母正和对方有说有笑。

“小韩长得真结实,有你爷爷的风范,我们家叶修和叶秋比你差远了。”

韩文清道:“伯父过奖了。”

叶母又问:“路上顺利吗,饿不饿,午饭还得等一会。”

韩文清说:“没事的,伯母。”

“你母亲说你和叶修昨天谈的很好,是不是?”

韩文清点点头:“其实我和叶修以前早就认识了,之前就互相有好感,所以这次算是顺水推舟吧。”

叶修瞪着韩文清,用眼神表达:你在说啥?谁和谁有好感?我怎么听不懂?

叶母很开心:“真的吗?那可真是太好了,叶修这孩子什么都不说,光让我们着急。”

叶修委屈:“妈,我不是,我没有。”

叶父瞪了叶修一眼,叶修闭嘴。

事情到了这一步,叶修总算也想明白了,韩文清就是今天要来的相亲对象,可是相亲对象是怎么变成韩文清的?还是说其实一直都是?

想到这里,叶修觉得生无可恋,好好的韩文清说变坏就变坏了。

两边聊的其乐融融,叶修找了个机会要韩文清去自己房间说话,对方欣然应允。

门一关上,叶修就变了脸色,严肃道:“老韩,我给你解释的机会。”

韩文清环视了一下叶修的房间:“还战术大师呢,这都想不明白?”

“你一开始就知道是要跟我相亲?”

“知道啊。”

叶修大怒:“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韩文清笑:“看你傻,逗你玩。”

叶修有气无力:“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你再也不是我的老韩了。”

韩文清上前一步逼近叶修:“我是。”然后用右手抬起叶修的下巴,吻了上去。

叶修惊讶地眼睛瞪圆,完全忘记了抵抗。

这个吻轻柔且短暂,只是双唇相碰,几秒钟就结束了。

叶修捂着嘴巴:“老韩,你……”

韩文清笑:“看把你吓的,你性骚扰我的时候怎么就一点不害臊。”

叶修悲痛欲绝:“这能是一回事吗?哥的初吻。”

韩文清嗤笑:“这算什么初吻。”说着故技重施,只是这次可不是简单的触碰,趁着叶修没有防备,韩文清的舌头灵活的探了进去,鸠占鹊巢,舔了个遍。

叶修被亲的喘不过气,有心想反抗,只是OMEGA的本能让他不但没有抗拒,反而主动迎合了起来,空气里传来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亲到后来,叶修觉得自己腿都软了,被韩文清半抱着才能站住。

最后还是叶母喊吃饭的声音,把沉浸在亲热中的AO叫醒了。

韩文清用手指擦了擦叶修的口水,也可能是他自己的口水,笑道:“舒服吗?”

叶修红着脸:“ALPHA耍流氓啊。”

韩文清挑眉:“我亲自己对象,哪里叫耍流氓。”

叶修还在心悸,软绵绵道:“我可没答应。”

韩文清揽着他的腰说:“晚了,你爸妈已经答应了。”

叶修挣开:“韩文清我告诉你,你骗我这件事我很生气!”

“那你不喜欢我?”

叶修犹豫了下,说:“不喜欢。”

韩文清又亲了上去,ALPHA身强力壮,要控制住OMEGA的身体简直不要太轻松,叶修两只手被他在背后锁住,根本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对方侵占自己的身体。

“不喜欢?”韩文清又问。

叶修不说话了,韩文清见状又要亲。

叶修急了,赶紧道:“喜欢,喜欢行了吧。”

韩文清说:“那不就得了,再废话我在这办了你。”

“靠!”叶修只能通过骂脏话表达自己的心情。

韩文清握住叶修的手,给他套了个东西,说:“我一直都喜欢你,想和你结婚,你要是答应了就可以发微博了。”

叶修一看,自己手指上被套了戒指,冠军戒指。

叶修想起自己昨天说要借韩文清的戒指发微博的事情,脸又红了,他不是这个意思啊!

韩文清拉着叶修的手下楼:“先吃饭,别让你爸妈等我们。”

叶修忽然说:“说好的打游戏只是业余爱好呢?”

韩文清无奈道:“爸妈怕以打游戏为职业会把你吓跑。”

叶修嘟囔着:“骗我,你可把我得罪狠了,韩文清这事没完我跟你说……”

 

距离叶修和韩文清被通知订婚还有十分钟。

 

END



评论(23)

热度(838)